我們

承接上一篇《身而為人,我很抱歉》,相信很多人都看過商業周刊這兩期的報導,討論兩岸1980年後出生的這群人對世界的影響、對商業的影響、對現有管理理論的衝擊,以及對「你們 的衝擊。這個議題和我切身相關,因為我就是被關注的對象。聽到專案要見刊,我期待且興奮;聽完總編輯簡報,多了不安;見刊後則滿是失望。沈澱了幾天,應是錯誤的期待造成落差,我想。

1197期的【兩岸八0世代趨勢白皮書】有寫到一些點,讓我覺得這群「你們」有認真做功課。封面故事最前面的「10個密碼解讀變種人」真的有打到我。如果看過《Me世代-年輕人的處境與未來》,不難發現全世界的「我們」因為快速連結與四通八達的網絡,已經有漸漸同質化的趨勢:我們誕生在關注自我的主流文化,我們先學會愛自己才學會愛別人,我們生長在無憂無慮的童年以至於必須面對成年衝擊,我們無法負擔飆升的房價、得工作更多但收入卻更少,我們對於夢想既期待又焦慮。所以,當商周用「不安」破題的時候,我承認我的心揪了一下。

除了不安,「矛盾」或許也很適合我們。明明知道要努力、要奮鬥,實際上往往停駐、擺爛。那是思考起點不同與大環境不允許繼續任性所造成的矛盾。所謂江山易改、本性難移,大體上來說符合我們的現況。成長的過程中,相信我們也都察覺這世界並不是一如家裡提供的美好。但是在溫室環境長大的我們,跳下職場與社會的階級權力比賽後,掌上明珠變成爛草莓、很好很棒的稱讚變成「你到底念大學在念什麼?」的謾罵。我們過去熟悉的道理、我們理解世界的方法瞬間被切換。內心的矛盾糾結,應該順從自己,還是該服從你們

正如前篇《身而為人,我很抱歉》提到:已被優渥的環境寵壞,品質低劣的看不上眼,精緻有型的卻買不起,這是1980年後生在美學世代的我們,最悲傷的一刻!眼界被大幅度拉高,還沒嘗到現實的殘酷前就已被貼滿標籤:草莓族、游牧民族,現在又被封上「史上最難管的一群人」,老實說,我也只能道歉,若不道歉,除了「史上最難管的一群人」標籤貼滿身之外,我大概也領不到薪水。

看似為五斗米折腰的無奈,但到底,我們不安的來源是什麼?我們矛盾的根源是什麼?成功?薪資?功名成就?自我實現?夢想實現的難度?還是只是過太爽而無法適應現實生活的壓力?一想到明天要上班,我就頭痛。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、勉強自己符合不認同的規定、想要作自己卻偏偏無法決定遊戲規則。當用刪去法來尋找自己對於工作的熱情,又被貼上遊牧民族的標籤...

 

原來,這世界,不是對不起別人,就是對不起自己。

 

我們的矛盾,在於無法在你們我們之間,找到一個雙贏的生活模式。兩邊拉扯的壓力,我想,就是不安的來源。有本書叫做《做自己是最深刻的反叛》,多貼切!有些我們選擇作自己,於是對於你們來說,一壓就爛的草莓、遊牧民族的濫觴成為普遍共識;而又有多少殺死自己變成企業中小螺絲釘的我們,每天渾渾噩噩,感嘆「這就是人生」?

不是要刻意區分你我,而是我們總因為本身的特殊而被拿出來大做文章。阿爾伯恩提到:「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,怎麼還有大人與小孩的差別呢?總而言之,這是個人能力優劣的差別啊!但是這個世界上,只要團體存在著特殊份子,大家就會一起攻擊他。特殊份子為了保護自己,只好在四周築牆,自我保護。」很像我們你們的差異,不是嗎?我們懂網路、懂分享、建立屬於自己的文化與符號系統,某種程度來說就是保護我們免於被你們同化的阿Q式城牆。

商周文章《七年級嗆:我上facebook就跟主管要抽煙沒兩樣》引起很大的爭論,我們你們的階級鬥爭又再度被炒起來。還是那句老話,「歷史總是成王敗寇,掌握權力就能決定觀點。」商業周刊的文章並不是給我們看的,編輯群也並不是要和我們說話。我想,會認為商周寫給我們看,這根本就是錯誤的前提,而這個錯誤的前提導致了我的失望。

現在想想,還真好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誕生在關注自我的

主流文化,造成他們

「愛別人之前先愛自己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emboii 的頭像
iemboii

IemBoii's Blog

iemboi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七年級生被批評,一如四五年級生當年面對曾經經歷抗戰,內戰的老人搖頭嘆息一代不如一代,每下愈況的評語一樣。不同在於四五年級生成長的環境或資訊都較封閉,只有接受批評,等到出國看到世界,有些人努力抓住時機創造成就,有些人對當世不滿,更多人就默默耕耘。整體大環境對四五年級生是有利的,所以他們的努力有相當的回報。人總是健忘的,對自己的成就也是自滿的。現在輪到七八年級生備受批評,但是資訊環境已是日新月異,老人未必是對的,如果老人沒有自覺,當然會被淘汰。重點在於被淘汰的老人衣食無缺,發發勞騷也可以出錢請人來聽,七八年級生該如何自處,如何在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裡不被快速取代,不讓老人口裡的草莓族游牧民族成真。
    老人之一
  • 怎麼看都覺得這篇留言很熟悉啊!謝謝您得提點。
    文章歸類在「偏執」,代表自己主觀的認為與詮釋很多,即便是種觀點,不被認同很正常。或許過多情緒性字眼轉移了我想表達的重點,但其實我相信不管是你們或是我們都在用自己的方法努力活著。“我們的矛盾,在於無法在你們和我們之間,找到一個雙贏的生活模式。”努力生活人們,摩擦與爭執難免,這本來就是過程與生命的一部分,但使用太多標籤讓兩邊階級對立就是媒體的不是。
    還記小時候曾發願,絕對不要變成和父母老師一樣的大人,轉眼,當「我們」在高位看新一輩「我們」現身職場,天曉得自己是否記得當年立下的誓言。或許,這是讓自己在快速變遷時代中不被快速取代的努力後遺症。於是階級鬥爭的歷史不斷重演,歷史的教訓就是永遠學不到教訓!?

    或許,保持開放的同理心與赤子之心,才是「大家」一輩子的試煉。

    iemboii 於 2010/11/21 12:25 回覆

  • holyman11
  • 這是一篇murmur,很有意思的murmur
    一直不知道商周用什麼樣的角度寫下那些你我的批判,怎麼越看越怪,似乎有碰觸到價值核心,然而自字句句都無法苟同。
    是啊。原來,商周的TA不是我這種「不成功人士」,彷彿好像站在我們的角度說話,但充其量還是在自說自話,更甚,又是某種程度的分化,說不同就是不同。
  • 你說對了,這是一篇抱怨文。但我還是建議你可以仔細看看商周這兩期的文章。
    雖然我回家一直抱怨工作的事情,抱怨到家人都開始擔心與關心,但我其實還是對於我現在的這份工作有想要挑戰的企圖。老一輩的人無法理解「嘴巴上說不要,但身體到挺誠實」的生活模式,我們也只是想要抱怨傾倒一下垃圾而已。
    同樣的道理,我完全不否認商周想要了解「我們」的誠意與努力,但是他們真的不是我們,他們也只能用他們的觀點、他們受到的教育、他們的背景來理解我們。此外,我們也不是商周的重要讀者群與利潤來源,因此,這是我覺得好笑的地方:我真是太天真。
    我其實不喜歡所謂的「人生勝利組」與「人生失敗組」分類,美琪老師畢業送我的一句話,我奉為圭臬:Whether our life is fulfilled or not really depended on our attitude instead of what we have accomplished physically. 某種程度來說這和當今的金錢名聲地位主流成功價值觀相差甚遠,但我覺得這是我們衣食無缺的這一代最期待的「成功」。
    從馬斯洛的需求階層來看,最下面的生理、安全、社會需求,在生長過程中,我們從來沒有不被滿足過,我們努力的是「認同」與「自我實現」,但進入職場之後開始要面對生理、安全與社會的需求,矛盾與不安油然而生。這是文章中「江山易改、本性難移」沒有解釋清楚的地方。
    所以啊~最終,我只能在這裡murmur XD

    iemboii 於 2010/11/21 12:48 回覆

  • 小耐。
  • 看惹你的文章
    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很膚淺........((汗
    一定要懂得對生活儆醒.....
  • 不膚淺,有想法就是好:)

    iemboii 於 2011/01/20 22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