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始上班之後,廣告蝦的主場就轉移到萬壽橋旁的河堤球場,儘管每個週日晚上來的人都不固定(儘管這是廣告蝦固定的傳統),但習慣在固定打球的時間不排課、不排約會、不排額外的行程已是從進入廣告系之後的一種習慣(儘管往往天不從人願)。從大一就開始流浪:山上九舍外的球場(人太多佔不到)、綜院旁的河堤球場(颱風來被滅頂)、對岸的球場(到畢業前都還在)、台塑加油站旁邊的球場(偶爾也會去玩玩),到現在萬壽橋旁的河堤球場,我們一次又一次的遷徙,最終,這個球場也面臨要被拆除的命運。到底是我們有著遷徙的DNA,還是和柯南總是伴隨著兇殺案出現的詛咒,這個問題留給老天回答。

iemboi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